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三次谋杀计划(上)(一千零一夜之第十二夜)TBC

 


第一次计划(舞会现场)

【目标】:手冢国光

【年龄】:27

【职业】:高级经理人

【执行人】:F

 

今夜无风,星光比月色更盛。

波澜微伏的海面上安静地凝着一弯月,直到被船头带着喧闹划破。

正在举行着盛大舞会因而灯火喧嚣得几乎能照亮一片海域的“永吉号”豪华游轮上,聚集了大阪几乎一半的年轻商界精英。

 

一个人影从楼梯口一闪而过,转身进了一间卧室,关上门后,口袋里的电话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

不二嘴角的弧度深了点,接起电话:“乾,我到达指定房间了。”

“很准时,你要求准备的东西在床头柜第二层,钥匙在茶几的花瓶下。”

不二依言打开床头柜,露出满意的微笑:“多谢,你办事还是这么靠谱。”

 

乾对夸奖照单全收,犹豫了一下,却还是问:“不二,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你以为我很乐在其中吗?”不二翻了个白眼,“除非你现在就告诉我手冢国光有50%以上的可能性接受一个男人的邀舞。”

“可是……”

“好了,”不二抬手看了眼表,“时间不多,你准备好接应就行。”说完干脆利落地关上手机,轻轻一扬,手机沿一条抛物线从窗户径直坠入无边的大海中。

 

可是你确定女装的话不会有额外的麻烦吗?

乾默默推了推眼镜。

 

……可恶,还是大意了。

不二强撑着脸上的微笑拒绝了又一个男人,终于在身边人略微稀疏了一些的一个空隙轻轻把一个装置扣在了电闸的对面,然后才理了理衣服,昂首向舞池边走去。

 

目标出现。

那张在资料里已经看过无数次熟记心中的脸庞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还是足以给人带来视觉上不小的震撼力,不二玩味地盯着自己的目标:这么帅的一个男人,很好奇是谁下的单呢,大概是情杀?

正这么想着,一道如剑的目光射向不二,后者微微一愣,然后绽放出一个完美到无懈可击的微笑迎过去。

很敏锐啊,这个人。

 

手冢国光在看清来人之后,下意识地微微收敛了眼神——这实在是一个太令人没有防备心的富家小姐:她的脸庞是柔和的,嘴角是抿着很优雅的笑容的,身姿是曼妙的。

只有她那双美得几乎可以说是惊心动魄的眸子,蕴着大海一样令人捉摸不透的色彩。

头顶巨大的吊盏水晶灯把折射得支离破碎的光投注在渐渐靠近的这两个人身上,让彼此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纤毫毕现地在诉说些什么。

不二率先优雅地对他微微颔首,“您好,我是井堀财团的桑彩由美。”

“手冢国光,羽集团。”声音清冷且言简意赅,这个人从外表气质到声音动作都给人透出一股冷感,让人望而却步,也许这正是舞会已经行至中场,手冢国光伫在这里接受了无数秋波却没有哪一位眼含倾慕的少女敢于上前邀舞的原因。

“桑彩由美”显然不在此列。

 

“手冢先生,”这个声音比起一般女性显得中性许多,却分外诱人,“一个人在这里站一个晚上,不觉得太无聊了吗?”

手冢了然,沉吟数秒,便伸出手来:“小姐,请问您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

不二笑得灿烂:“不胜荣幸。”

 

两个人顺着音乐相拥滑入舞池,淹没在旋转的人群里,不二为了任务特意去学的女步,第一次临场发挥居然尤为稳定,一个转身之后,不二胸针歪了一点,下意识地去扶正——

突然,所有灯都灭了。

 

巨大的会场里瞬间陷入一片黑暗,四周都响起了不安而慌乱的惊叫声、维持秩序的呼喊声和跑动的脚步声。

——就是现在。

不二的袖口里突然划出一道银光,稳稳地落在他手上,随后倏然朝着手冢的颈动脉划去。

“噔——”一个坚硬的东西抵住了不二手里刀片划过的轨迹,不二心里瞬间一紧。

他有防备!

 

一击不成,不二不再纠缠,踢开高跟鞋转身就跑,身后的人却不想让他如愿,一脚踩住女装晚礼服的长裙摆,就伸手来抓他。不二当即用手上的刀片一划,裙摆裂开的瞬间奔至黑暗的会场中泄进来唯一一缕月光的窗户跃身出去。

手冢追到窗边的时候,只看到骑着摩托艇破浪离去的一个背影。

 

不二回到青的时候,对自己的合作者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火。

“你的前期调查到底是怎么做的!”

 

乾扶了扶眼镜,不动声色:“有什么意外情况吗?”

“目标有很强的警惕性,有超强的临危应变能力,夜视能力很强,甚至拳脚功夫也很不错!你知道刚才他用什么抵挡了我的攻击吗——是领带夹!”

“……这么说,你任务失败了?”乾试探着问道。

“我差点交代在那儿,你说呢?”不二咬牙切齿地把手里的档案拍到乾的办公桌上,“一个星期后,我要见到他的资料是现在的两倍厚!”

 

第二次计划(山中)

【目标】:手冢国光

【年龄】:27

【职业】:高级经理人

【执行人】:F

 

“网球?”

“恩。”

“钓鱼?”

“对,还有登山。”

 

不二瞪着手里的资料不可置信,“他真的27岁不是72岁吗?”

乾忍俊不禁,“请不要质疑我的数据。”

 

从目标的兴趣爱好下手来接近目标,应该是屡试不爽的。

……可是为什么总是在心里感到不安呢。

不二周助仰头看了看山峰没在云端里的层峦,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

 

“这位是刚入社的新人,不二周助,手冢,这次活动你跟他一组,多多照顾人家哦。”

两个已经装备齐全的人走过来,不二先对刚才说话的人——这个登山社的社长点了点头,随后挂上一脸无害的笑容朝手冢伸出手:“那么接下来的两天请手冢前辈多多指教了。”

 

手冢若有所思地把不二扫视一遍,才握了握不二的手,语气平缓道,“不二君看起来不像是对登山感兴趣的人。”

不二被这个语气勾得一阵心虚,这句话到底是随口一说还是意味深长呢……脸上还是强打笑容,应付道:“确实是最近才萌生兴趣,不懂的地方很多,希望不会拖累手冢君。”

“那倒不会。”

 

太阳渐渐没有正午的时候那样热烈,于是人来齐后就按照事先计划好的顺序一个一个小组依次出发了,不同的组根据成员体能、技巧的不同设置了不同的登山路线。而手冢作为这个业余登山兴趣社团的创始人之一,因为要带新人而屈尊选择了最简单的一条线路。

……即使是这样也是要爬够久的,不二看着手里的地图默默想,但唯一令他满意的是登山这项运动足够沉默,为了节省体力,大家几乎不会说不必要的话,更不用说只算是陌生人的他和手冢——这样最好,被问的越多越容易露出破绽。

 

秋后的山里天气舒服得恰到好处,清风带着林木的气息拂过脖颈的时候,即使是心怀叵测的人也快要忘记自己本来的目的,全身心地投入进登山这项运动里去。

那种只用看着前方,踩稳脚下,迈好每一步,就能渐渐迈向成功的感觉,着实令人沉迷。

不二大概有点明白了为什么手冢这样的人会喜欢这个运动。

也在这段路里感受到了在前方引领着自己的这个坚定、可靠的背影能让追随他的人感到多么的安心。

 

不对!这不是重点,我是来杀他的!

不二赶忙把自己的思维拉回来,而就在他分神的这一瞬,脚尖被地上的一块突起绊了一下,整个人就不自觉地向前摔去——被手冢反应极快地稳稳接住。

“……谢谢。”

手冢瞄了一眼不二额头渗出的汗,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刚好是一片较为平坦的空地,“对于第一次登山的人来说,一口气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顺便吃晚餐。”

不二如释重负地点点头。

 

手冢决定出发去找些食物,把生火和收集水的任务交给了不二。后者做完该做的事情之后,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对着简易炉具若有所思。

 

根据乾最新提供的资料,手冢国光在特种部队服役过,那么像上次一样硬来失败的概率就很大,但是如果像这样两人一组登山的话,下手的机会就大很多,结束之后也好脱身,什么不慎摔死啊吃错了东西之类的怎么说都可以。

想到这里,不二吸了口气,还是打开了瓶盖,往锅里抖落一滴透明的液体,然后才把收集到的水灌注进去。

 

手冢捧着采集到的食材回来的时候,不二已经把水煮开了,正盯着眼前的锅发呆,手冢看了他一眼,就依次把材料倒进去。

颜色暗沉的野菌和翠绿的野菜浮在汤面上对垒着,随着食物将熟锅里已经咕嘟咕嘟地开始冒出香味,平心而论手冢在这样的条件下能煮出这样一锅东西已经发挥得足够出色,不二出神地盯着这锅美味,却实在提不起一点食欲。

 

“应该已经煮好了,”手冢盛了一小碗汤,“不二君要试试吗?”

“啊,好的,辛苦手冢君了。”不二把碗接过去,低头微微斜了碗假装抿了一口,然后轻抬了睫毛去看手冢。

后者也给自己盛了一碗,朝嘴边移去,几片野菜叶子和蘑菇丁晃晃悠悠地飘在最上面,让不二的心也跟着游移了起来。

在不二心里拼命呐喊着快喝快喝的时候,手冢终于把碗递到了唇边,却突然顿了一下,然后极轻微地叹了口气。

 

不二心下一沉,视线上移正对上手冢茶褐色眼瞳里深邃的目光,他不自觉地睁大了眼睛。

“不二,你的眼睛很好看。”他听到这样一句低沉的夸奖,然后看到眼前的男人脸上突然露出了一种近乎于“我早该想到”的戏谑笑容。

“就跟那天晚上舞会上的一样。”


TBC

评论(43)
热度(101)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